就能够泡上一壶马茶

2017-03-16 22:08

  中午,步队栖息。杜介足从口袋里抱出一堆柴火,生起了火,大家围坐在一起,各自把水壶凑近火堆取暖。杜介足掏出酥油、青稞面跟奶渣,用热水一和,捏出糌粑,递给每个人,十个人一口喝着马茶,一口吃着糌粑。

  陈明拍了拍肩上的水壶说,草原上最要命的,实在不是饥饿,而是缺水。“假如有足够的热水,就能够泡上一壶马茶,喝下去,三天都可以不吃货色”。

  9月19日凌晨,毛尔盖乡飘起了冷雨。毛尔盖片区派出所门外,洪波扎西瘪了瘪嘴,“多带点衣服,这次估量里头要下雪。”

  糌粑成独一口粮吃一口管一天

  杜介足把一个糌粑递给记者,“尝一块嘛,这是我做的,吃一块管一天。”记者看到,糌粑形同月饼,咬下一块,嘴里全是粉末,有些油腻,难以下咽。见到记者不太适应的表情,杜介足面露为难,队员陈明则呵呵大笑,“上次在里面吃了你的,害我两天没吃饭嘞!”“那是由于不热水泡,才不好下咽好不好。”杜介足急红了脸。

  生存

  队员杜介足提着三个塑料口袋,走了过来,口袋里装的是酥油、青稞面和奶渣,“够不够,所长?”洪波扎西拨启齿袋,掂了掂,点了拍板。杜介足说,口袋里装的食材,是用来做糌粑的,是进山后唯一的口粮。